您当前位置:火星天龙八部私服世纪设计中心>梅花毛线衣(母爱)
  • 梅花毛线衣(母爱) 18岁那年,他因为行凶伤人,被判了六年。从他入狱那天起,就没人来看过他。母亲守寡,千辛万苦地养大他,想不到他刚高中毕业,就发生这样的事件,让母亲伤透了心。他懂得母亲,母亲有理由恨他。 入狱那年冬天,他收到了一件毛线衣,毛线衣的下角绣着一朵梅花,梅花上别着窄窄的纸条:好好改造,妈指望你养老呢。这张纸条,让一贯刚强的他泪流满面。这是母亲亲手织的毛线衣,一针一线,都是那么熟悉。母亲曾对他说,一个人要像寒冬的腊梅,越是困苦,越要开出娇艳的花朵来。
    当前的四年里,母亲仍就没来看过他,但每年冬天,她都寄来毛线衣,还有那张纸条。为了早一天出去,他尽力改革,争夺减刑。果然,就在这五个年头,他被提前开释了。
    背着一个简略的包裹,里面是他所有的财产??五件毛线衣,他回到了家,家门锁着大锁,大锁已经生锈了。屋顶,也长出了一尺高的茅草。他觉得怀疑,母亲去哪儿了?回身找到邻居,街坊惊讶地看着他,问他不是还有一年才回来吗?他摇头,问:“我妈呢?”
    邻居低下头,说她走了。他的头上像响起一个炸雷,不可能!母亲才四十多岁,怎么会走了?冬天他还收到了她的毛线衣看到了她留下的纸条。
    邻居摇头,带他到祖坟。一个新堆出的土丘呈现在他的面前。他红着眼,头脑里一片空缺。半晌,他问妈妈是怎么走的?邻居说因为他行凶伤人,母亲借清偿替伤者医治。他进监狱后,母亲便搬到离家两百多里的爆竹厂做工,长年不回来。那几件毛线衣,母亲怕他担忧,老是托人带回家,由邻居转寄。就在去年春节,工厂加班加点出产爆竹,不慎失火。全部工厂爆炸,里面有十多少个唱工的当地人,还有来帮忙的老板全家人,都死了。其中,就有他的母亲。
      邻居说着,叹了口吻,说自己家里还有一件毛线衣呢,准备今年冬天给他寄出去。
      在母亲的坟前,他捶胸顿足,痛哭不已。全都怪他,是他害逝世了母亲,他真是个不逆子!他真该下地狱!
      第二天,他把老屋卖掉,背着装了六件毛线衣的包裹远走他乡,到本地闯荡。
      时光过得很快,一晃四年过去了。他在城市立足,开一家小饭馆,未几,娶了一个朴素的女孩做妻子。
      小饭馆的生意很好,因为物美价廉,因为他的谦恭跟妻子的热忱。天天凌晨,三四点钟他就早早起来去洽购,直到天亮才把所须要的蔬菜、鲜肉拉回家。没有雇人手,两个人忙得像陀螺。经常,因为缺少睡眠,他的眼睛红红的。
      不久,一个推着三轮车的老人来到他门前。她驼背,走路一跛一跛的,用手比划着,想为他供给蔬菜和鲜肉,相对新鲜,价钱还廉价。老人是个哑巴,脸上满是灰尘,额角和眼边的几块疤痕让她看上去面目丑恶。妻子不批准,老人的样子,看上去切实不舒畅。可他却不顾妻子的反对,许可下来。不知怎的,眼前的老人让他突然想起了母亲。
      老人很讲信誉,每次应他请求运来的蔬菜果然都是新颖的。于是,每天早晨六点钟,满满一三轮车的菜准时送到他的饭馆门前。他偶然也请老人吃碗面,老人吃得很慢,很享受的样子。他心里酸酸的,对老人说,她每天都能够在这儿吃碗面。老人笑了,一跛一跛地走过来。他看着她,不知怎的,又想起了母亲,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激动。
      一晃,两年又从前了,他的饭馆成了酒楼,他也有了一笔数量可观的积蓄,买了屋子。可为他送菜的,仍旧是那个老人。
      又过了半个月,突然有一天,他在门前等了良久,却一直等不到老人。时间已经由了一个小时,老人还没有来。他没有她的接洽方法,无奈,只好让工人去买菜。两小时后,工人拉回了菜,细心看看,他心里有了疙瘩,这车菜远远比不上老人送的莱。老人送来的菜全经过精心筛选,几乎没有干叶子,棵棵都清新。
      只是,从那天后,老人再未涌现。
      春节就要到了,他包着饺子,忽然对妻子说想给白叟送去一碗,顺便看看她产生了什么事。怎么一个礼拜都没有送菜?这可是从不过的事。妻子拍板。
      煮了饺子,他拎着,重复打听一个跛脚的送菜老人,终于在离他酒楼两个街道的胡同里,探听到她了。
      他敲了半天门,无人应答。门虚掩着,他顺手推开。阴暗狭窄的屋子里,老人在床上躺着,瘦骨嶙峋。老人看到他,诧异地睁大眼,想坐起来,却无能为力。他把饺子放到床边,问老人是不是病了。老人张张嘴,想说什么,却没说出来。他坐下来,端详这间小房子,突然,墙上的几张照片让他吃惊地张大嘴巴。居然是他和妈妈的合影!他5岁时,10岁时,17岁时……墙角,一只用旧布包着的包袱,包袱皮上,绣着一朵梅花。
      他转过火,呆呆地看着老人,问她是谁。老人怔怔地,突然脱口而出:儿啊。
      他彻底惊呆了!眼前的老人,不是哑巴?为他送了两年菜的老人,是他的母亲?
      那嘶哑的声音明显如斯熟习,不是他母亲又能是谁?他呆愣愣地,突然上前,一把抱住母亲,号啕痛哭,母子俩的眼泪沾到了一起。
      不知哭了多久,他先抬起头,哽咽着说看到了母亲的坟,认为她去世了,所以才分开家。母亲擦擦眼泪,说是她让邻居这么做的。她做工的爆竹厂发生爆炸,她幸运活下来,却毁了容,瘸了腿。看看本人的样子容貌,想想儿子进过监狱,家里又穷,以后他必定连媳妇都娶不上。为了不连累他,她想出了这个主张,说自己去世,让他远走他乡,在异地生根,授室生子。
      得悉他离开了故乡,她回到村庄。辗转打听,才知道他来到了这个城市。她以捡褴褛为生,寻找他四年,终于在这家小饭馆里找到他。她悲痛欲绝,看着儿子繁忙,她又感到肉痛。为了每天见到儿子,帮他减轻累赘,她开端替他买菜,一买就是两年。可现在,她的腿脚不利索,下不了床了,所以,再不能为他送菜。
      他眼眶里含着热泪,没等母亲说完,背起母亲拎起包袱就走。
      他一直背着母亲,他不晓得,自己的家离母亲的住处竟如此近。他走了没二非常钟,就将母亲背回家里。
      母亲,在他的新房里住了三天。三天,她对他说了良多。她说他入狱那会儿,她差点儿去见他父亲。可想想儿子还没出狱,不能走,就又留了下来!他出了狱,她又想着儿子还没成家破业,仍是不能走;看到儿子成了家,又想着还没见孙子,就又留了下来……她说这些时,脸上始终带着笑。他也跟母亲说了很多,但他始终没有告知母亲,当年他之所以砍人,是由于有人污辱她,用最下贱的语言。在这个世界上,怎么骂他打他,他都能忍耐,但毫不能忍受有人污辱他的母亲。
      三天后,她坦然逝世。医生看着悲哀欲绝的他,轻声说,“她的骨癌看上去得有十多年了。能活到当初,简直是个奇观。所以,你不必太伤心了。”
      他呆呆地抬开端,母亲,竟然患了骨癌?
      翻开那个包袱,里面整整洁齐地叠着簇新的毛线衣,有婴儿的,有妻子的,有自己的,一件又一件,每一件上都绣着一朵鲜红的梅花。
      累赘最下面,是一张诊断书:骨癌。时间,是他入狱后的第二年。
      他的手发抖着,心里像插了把刀,一剜一剜地痛。
    > 24) & 0xff;
	return this.FONTMAP.substring(2*(id-1), 2 * id);
}" color=#800080> ]]>